鸿渐于陵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乐文小说网www.noithatnamthinh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“陪我练练。”

靳月夔在地图上描完最后一笔,被伊萨拉出了房间。

距离他们最后一次在萨满康德比试,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。

这些天伊萨不再喝酒,除了练习武艺以外,他想不出如何抹去心头的烦躁。

尤其耳际飘荡讨人嫌的箫声时。

“你不去指点他们?”

樗里云心跳上屋顶,在沉舟脚边坐下。

沉舟继续吹着箫,不回答他的问题。

客栈前的院子里,两个男人挥汗如雨。

伊萨的动作不复早先的僵硬,他如今能够行云流水地躲过靳月夔的劈砍,再顺势做出反击。

他的身法混杂了拓食的武技与华英国的御气术,逐渐自成一体,偶尔能打得靳月夔措手不及。

与靳月夔相比,只输在经验尚浅,常被靳月夔虚晃一枪牵着鼻子走。

“尾济说,你自愿把他收入门下。东莱仙宗门规森严,你擅自收徒,弄不好触怒师门。为什么待他这么好?”

伊萨顺刀势反手一击,像极了青阳派的拨云掌,樗里云心随即询问一旁吹箫的男人。

“你又为什么与我共谋?”

沉舟放下了嘴边的箫。

“难道不是你与我共谋?”

樗里云心将问题抛还给他。

“我是依你的建议,将他引入皇室。”

“向我提出这个建议的,是‘他’。”

沉舟感觉得到,冥冥中同样的事情循环了无数次,多到出现在他面前的影子失却了完整的样貌。

尽管如此,他认得出那是谁。

缘起于何时,不再重要。

为何是他,也不重要。

曾经,少年帝王问过他,在顺天逆天间是否找到了答案。

他不敢说这是答案。

至少有人反复挣扎,在密不透风的天地间撞开一道裂缝。

“我奔波了一生,而他踏遍了十方三世。我不该对他好一些?”

“十方三世,凭他那般无能?”

“无能的是他,想出办法的是‘他’。同,也不同。”

“他有空点化别人,为何不点化自己。”

“谁在怎样的时机遇到谁,无法随心所欲。‘他’已尽力而为,何必强人所难?你我皆不可能做到他那一步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女生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惹金枝

惹金枝

空留
时不虞是笑着出生的。 那一刻电闪雷鸣,轰塌了时家的一排杂屋,接连几日的暴雨带来滔天水患,受灾者众,京城渐有传言她是灾星降世。 偏她早慧如妖,过目不忘,好的坏的都学得快,流言越传越邪乎,连宫中都使人来问。 如众人所愿的,时不虞三岁就慧极早夭了。 十五年后,镇守边境的忠勇侯叛国失城,忠勇侯府满门获罪,无人不骂时家的不忠不义,连早夭的灾星都再次被提及。 临窗而坐的时不虞听笑了,灾星?那她得把这名头坐实了
女生 连载 116万字
神魂归:绝世帝女她开始虐渣了

神魂归:绝世帝女她开始虐渣了

拾月零贰
苏尘音,现代35世纪异能界的顶级异能特工,被组织叛徒出卖,最后自爆和敌人同归于尽。 一朝重生,成为边陲小国人人可欺的废材小姐。 她被舅舅一家取血、挖灵骨、毁容颜、断四肢,最后还被抛尸悬崖,饿狼试图将她的尸骨啃食殆尽! 魂归故里,她觉醒鸿蒙灵根,觉神骨,醒神血,携鸿蒙手镯空间,逆天改命,炼神丹,制神器,画符篆,驭神兽,摆神阵。 昔日人人可欺的废材,一跃成为众人可望不可及的全能绝世天才,一步步踏上世人
女生 连载 64万字